天游平台 发布的文章

本特纳在比赛中。新华社记者孟永民摄 图片来源:新华网本特纳(右)在比赛中。新华社记者孟永民摄 图片来源:新华网

  11月22日电 根据外媒报道,丹麦前锋、前阿森纳名将尼克拉斯-本特纳由于袭击一名出租车司机被判入狱服刑50天。

  事情发生在9月9日凌晨,本特纳与女友乘出租车离开夜总会,因为对5镑的车费有异议,本特纳与司机发生争吵,并用拳头打了司机的下巴,在司机倒地后,又用脚踢了对方。

  法庭上,本特纳承认自己殴打司机,同时他也称当时的行为属于自卫。在被判有罪之后,本特纳表示自己将不会上诉,因此他需要入狱服刑。

  本特纳曾在2004年到2015年效力于阿森纳。目前,他在挪威的罗森博格队踢球。

  威海11月20日电 (张玉雷)19日晚8时许,承载着718名乘客和258标准箱的“新永安”轮顺利首航,开往韩国平泽港。

  “新永安”轮船长188.9米,型宽28.6米,总吨位33165吨。整船拥有230间客舱,可容纳旅客880人。其中,3层大通舱的设计可承载私家轿车、载重卡车、大件货和集装箱等,满载集装箱为316标准箱。

  船上还设有KTV、免税店、电影院、超市、儿童娱乐区、餐厅、咖啡厅、棋牌室、酒吧、浴室、手机充电站、露天运动区等娱乐便利设施。

  据了解,威海至平泽航线自开航以来,累计航行1407航次,累计旅客129万人次,累计集装箱35万标准箱。

  威海港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平称,威海港将依托威海—平泽这条中韩经贸优质航线,全面提升“新永安”轮的服务、管理及市场开拓等,积极延伸中欧、中亚班列及韩威越集装箱班列链条,努力将“新永安”轮打造成为中韩之间的“黄金巴士”。

  清末民初雇主常向佣人借钱

  清末京城王公贵族家的夫人以及旁边的佣人。

  现如今,敬业的家政服务人员,在城市一直非常受欢迎。其实,在清末民初,保姆这个职业就非常受关注。

  在民国时期,保姆多叫佣人。不过老北京有个常用的俗语:“老妈子”。当时一些老太太有事没事就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:“怕什么——没辙了,我给人当老妈子去。”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?因为当时,佣人在北京城非常受欢迎。很多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,都有佣人,有的家庭甚至和佣人相处长达半辈子。

  那时的佣人也分三六九等。从年龄分:有二三十岁的、有四五十岁的,甚至有六十来岁的;从能力来分:有会烧菜做饭的,有会做针线的,有善于收拾房间的,有能说会道工于接待客人的。

  老北京介绍佣人,有专门的店面。店面一般以店主人的姓氏为标志,姓张的开的就叫“张家店”,姓李的开的就叫 “李家店”。上世纪30年代初开始,老北京由社会局管理此事,介绍保姆的店面都要向社会局登记注册,此举也是为了维护雇佣双方的权益和安全。这些店面也有了正式的名称——“佣工绍介所”,其门口挂一块不到一尺见方的“门楼”式木牌,下垂一红布条,写上“某某佣工绍介所”,并注明“社会局立案”。谁要雇人,就到这里联系,问明要求,便可按要求负责介绍。

  佣人介绍到雇主家,试工三天,如果中意,便可留下长干,第一天的工钱,归“绍介所”。年轻力壮、精明能干的佣人选择雇主时,一般先问零钱多少,再谈工钱,零钱多,工钱便可少。“佣工绍介所”在佣人失业时,可以让她们免费住一段时间,并提供水、火、炊具等用于做饭。

  民国时期,在北京居住求学较长时间的文史学家邓云乡(1924-1999)对当时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较为了解,他曾回忆当时的保姆情况:“我家住在皇城根陈家大院,院里住户人家,都有男女佣人,谁家用老妈子,都到灵境胡同口上的‘冯安氏佣工绍介所’去找人,那是一个高台阶三间正房,一东一西的小院,主人冯安氏当时四十来岁,能说会道,也十分负责。她介绍的‘老妈子’一般都很可靠,只是偶然要对主人耍点小手段,如洗衣服时,故意藏起一只丝袜子,却拿了一只去问大奶奶:‘您的袜子怎么只剩一只啦?’大奶奶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打牌哪里管这个,‘好、好……你拿去吧。’她便落一双丝袜子,嘴里还埋怨:‘唉,您真不在意,挺贵的东西……’”

 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富贵人家常常会雇佣人,每个月管吃管喝外,那时月工资也就几块钱,遇见善良大方的女主人偶尔会给买件儿新衣服,这些佣人就会美滋滋的。

  当年,这些佣人干的活儿主要有带孩子、做饭、做针线活儿、打扫房间等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鲁迅在北京生活的时候,把母亲鲁老太太和原配夫人朱安接到北京定居以后,就雇了三个佣人:一个王妈,一个潘妈,一个胡妈。王妈专职侍候鲁老太太,潘妈专职侍候朱安,胡妈负责买米买菜。三个佣人的待遇是管吃管住,每人每月三元大洋。

  民国时期,这些佣人每月工钱,最高六元,最低三元,一般情况下五元和四元的情况比较多。有些佣人还有不少零钱,即工资之外的其他收入。大宅门里客人多,送礼的多,买东西多,佣人都可得零钱,客人也会给佣人,这叫赏钱,买东西节省的,佣人们也会留着,这叫底子钱。

  正常的零钱收入,大宅门家里的佣人可增一倍,即四元工钱,还可分到四元零钱。如果有一两桌牌,那就更多了。如果是客人少,又不打牌的小户人家,佣人的零钱就不太多,只能在每月主人买米、买煤、买菜时得点底子钱,每买一两元的东西,可得二三十枚,最多一角钱的底子钱。这样算来,如果三四元工资,每月底子钱,再加上偶然来个客人给的一两毛钱赏钱,另外还有三节的节钱,总共可得两元零钱,这样最不济的佣人,只要有事由,每月可赚到五元钱。所以在讲价时,有些佣人是会看雇主是否有零钱的。

  如此看来,那时的佣人最少一个月也能挣三元,那时三元可以买什么呢?据老北京的史料记载:当时,每块大洋折合四百六十枚小铜元,二百三十枚大铜元,三元就有六百九十个大铜元。两大枚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芝麻酱烧饼,三元就可以买三百四十五个大烧饼。当时,三十枚大铜元能买一斤五花肉,三元就可买二十来斤好猪肉。

  当时“国货售品所”曾举办过“九九货”大展销,即每一份九角九分。其中一包蓝士林布,两丈长,九角九分,三元买六丈,还剩三分钱。那时黄金比较贵,每两一百零五六元,老秤的一两,约合三十二克,三元工钱,差不多合一克黄金价值。显然三元钱在那时买商品很便宜,可是买黄金就不合算了。

  由于佣人在主人家有吃有住,整年不用花钱,一年到头还多有节赏和其他进项,都攒起来也很可观。佣人手头有几百元、上千元存款的不稀奇,那对于一般百姓来说,可是一笔巨款。所以,主人当家奶奶向佣人借钱,也是常见的事。在清代,男主人欠师爷钱、跟班、听差的钱,女主人欠女佣人钱的都很普遍,这种佣人叫作“带肚子”,他们是辞不掉的,要还清欠款他们才走。刘永加

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 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logo 首页 → 社会新闻 搜 索